<code id="i3x72"><menu id="i3x72"></menu></code>
              <address id="i3x72"><progress id="i3x72"></progress></address><legend id="i3x72"></legend>
              <th id="i3x72"><li id="i3x72"><legend id="i3x72"></legend></li></th>
              當前位置:
              被稱為出版社的“龍頭”,發行人微笑著表示“可以接受”
              來源:發行觀察微信公眾號 發布時間:2019.11.14

                你心目中的發行人是什么樣的?

                常年出差?

               飽覽祖國大好河山?

                跑遍祖國大江南北?

                吃遍各地美食?

               ... ...

                是!但這都是發行口中的“謊話”

                因為發行人樂意

                把奔波在坎坷崎嶇路上

                把發行途中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調侃得不屑一顧、談笑風趣

                真正的發行人是什么樣?

                今天邀請內蒙古出版集團工會主席孟和 

                說一說走南闖北的內蒙古發行人的故事

               

               

                內蒙古出版集團成立10周年了。親歷內蒙古出版集團10年發展,我深切地體會到,內蒙古自治區的圖書出版及內蒙古出版集團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內蒙古也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的蒙古文圖書出版中心。廣大圖書出版工作者的工作環境、手段也發生了徹底的改變。這些成就的取得也好,發生的巨大變化也好,與每一位“為他人作嫁衣裳”的出版工作者分不開,但同樣讓我最敬畏的是出版社里默默無聞的發行工作者。

               

                不知是因為從事過發行工作的緣故,還是因為對發行工作有刻骨銘心的體驗,或對其重要性情有獨鐘,我總想記錄一下發行工作者的點點滴滴,留住他們奮斗的足跡,作為激勵發行工作后繼者的精神財富。因此,在內蒙古出版集團成立10周年這個具有紀念意義的時間節點上,我想去講述他們,關注他們,同時也想呼吁出版界同仁更關注和研究發行工作,為內蒙古圖書出版工作的展開獻計獻策。

               

              苦水中浸潤著責任

               

                我們都知道,發行工作被稱為出版社里的“龍頭”,顧名思義,就是工作的標桿和風向標。在內蒙古圖書出版工作中,人們對發行工作的重要性和亮麗光鮮一面認識得較多,對“龍頭”工作的不確定性、復雜性、艱辛無奈以及發行工作者的堅守認識不足或少之甚少。因此,我覺得應該寫一寫發行人員的故事,從發行員的奮斗足跡中去感受他們的心路歷程、辛酸苦辣和堅守精神。

               

                發行人員在出版社里的“龍頭”光環,在出版界是那么光鮮亮麗。在過去的傳統發行年代,編輯們贊美發行人員是龍頭,羨慕發行人員常年出差,飽覽祖國大好河山,跑遍祖國大江南北,吃遍各地美食。其實,你要知道他們隨身拉桿箱里裝的是要找市場的新版樣書,裝的是出版社的家底,是出版社全社員工的希望和“口糧”??!

               

               

                發行人員每到一座城市他們不是直奔名山大川,而是直接闖入新華書店,或是經朋友介紹,或是破門而入找到書店的業務員或是業務科長的辦公室。他們迎上笑臉,遞上名片,推銷拉桿箱里的寶貝。遇到下“逐客令”的狀況,發行人員也練就了應對自如的本領。獻上個笑臉,軟磨硬泡,變成了熟人,最終還讓書店進自己的貨。聽他們說,這時成就感會油然而生,幸福感讓全身沸騰??晌覀儚闹胁浑y窺見他們托人求人,甚至卑躬屈膝的難處。

               

                然而,在出版社內部,一部新書的發行一旦不好,發行人員就會成為受責的第一對象,說發行人員不行、能力差等不理解的非議接踵而來。發行人員也無奈,他們拭去眼淚,咽下苦水,最終呈現在出版社面前的是實實在在的發行碼洋和白刷刷的真金白銀。哪里有名山大川的奢望,苦水淚水全是浸潤著責任,走南闖北中背負的全是心酸。

               

              歷經數次險境

               

               帶著“龍頭”光環,發行人員奔波在坎坷崎嶇的路上。他們把發行途中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致命”故事調侃得那么不屑一顧,那么談笑風趣??晌衣爜聿缓?。在此枚舉一兩例,以贊美他們對職業的堅守精神。

               

                2003年,吉日木要到襄樊市新華書店洽談書款結算事宜。班車到達襄樊市時已是暮色降臨,他收拾好行囊下車沒走幾步,就讓6個壯漢團團圍住,上手就搶他攜帶隨身的包。吉日木包里裝有內蒙古少年兒童出版社的全部對賬單和發票,那是公共財產,丟失了國有財產就會受到損失。為此,吉日木與6個歹徒展開了一對六的殊死搏斗。吉日木也算是個五尺高的壯漢,他越是勇猛,歹徒越是以為撈到了“大魚”,下手越狠,朝他面部頭部砍下數刀,與歹徒奪刀時手部也受重傷,鮮血模糊了視線。但他勇敢機智的斗志,讓歹徒喪膽倉皇逃離。他最終保住了公共財產。這么多年過去,至今他的面部、手部還留有深深的刀疤??伤麩o怨無悔,堅守至今。

               

                丁莉,發行界女漢子。入職后獨自走南闖北,為內蒙古科學技術出版社圖書市場打通發行渠道,開拓市場,歷經無數次的險境,最終化險為夷。無論是在酒店熟睡中面對盜賊入室行竊,還是在光天化日下遭遇猖狂搶劫,她沒有一次屈服。

               

                這樣的故事數不勝數,每一位發行員都能講出幾則,甚至親身經歷過。這就是職業的堅守,是發行人員的使命擔當。

               

                應對新媒體挑戰

               

                時代的發展對出版社發行人員提出了最為嚴峻的挑戰。發行人員深知,面對互聯網新媒體,他們必須從傳統發行模式中逃出來,緊跟新媒體營銷步伐,把自己出版社的圖書推到網上,否則必死無疑。

               

                善于跑片發行的發行人員開始學習互聯網知識,參加互聯網營銷培訓,腦袋里很快灌滿了互聯網知識和營銷策略,迅速掌握了新媒體銷售方法。

               

                很多出版社建立了自己的門戶網站,在上面開辟了新書展示銷售頻道,還與當當網等各大網站合作建立了自營電商。很多出版社建立了移動客戶端和微信公眾號,實時推送出版信息和新書信息,把出版社的新書信息第一時間推送到讀者面前。發行人員無論是在“云上”還是線下都“翻云覆雨”,游刃有余。最終在全媒體時代,我們的發行人員實現了華麗轉身。

               

               

                互聯網時代不僅催生了新的圖書發行模式和方式,它還催生了內蒙古出版集團具有自身特點的發行平臺——大e洋電商平臺。該平臺實現了以漢語、蒙古語等向不同需求的讀者服務的目的,助力買不到蒙古文圖書的邊遠地區讀者網上實時購買最新蒙古文書籍。這不僅是華麗的轉身、時空的轉換,更是黨的文化惠民工程的具體體現,是我們以民文出版為主的出版集團做好社會效益的具體舉措,是我們出版人的歷史擔當和責任,也是我們發行人員的榮耀。

               

                互聯網時代迫使發行工作者換了個頭腦,他們跟上了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步伐,感受到自身能力的提高,對新媒體時代發行工作的自我存在價值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認識。因此,我們的發行員不拘泥于行業技能的技工系列,他們結合自身的特點、工作性質,努力學習專業知識,不斷提升自身素養和知識結構,有的考取了經濟師,有的考取了編輯資格證,有的甚至拿到了相關系列的高級職稱,縮小了出版社內部發行人員與編輯人員知識結構、收入分配、能力高低的差距,成為編輯發行營銷整個出版閉合鏈中的重要環節,并向著現代數字出版轉型升級邁出了扎實的一步。

               

                轉自 發行觀察微信公招號

               

              ( 責任編輯 : 包文婷 )

              發表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久热在线